如何界定患「兒童言語失用症」?
2019-07-08

關鍵字:

  • 呼吸道/口鼻
  • 家長可將治療融入生活,加強日常練習,可改善問題

    說話發音不準確,沒有既定錯誤規律,又或是聲調、元音常說錯,若孩童3歲後持續出現上述情況,家長就要留意了,可能患上罕見的「兒童言語失用症」。兒童言語失用症為嚴重的運動性構音障礙。當大腦協調說話時所用到的部位,如嘴唇、舌頭、下顎等,當中出現信息傳遞的錯誤,導致發音、音節、聲調不準確等問題。言語治療師黃震浩(Eddy)解釋:「像一台電腦,若你希望有字在熒幕上顯示,就要靠中央處理器製作信息。而失用症正像是中央處理器寫程式時出現亂碼,故熒幕顯示的亦是亂碼。」許多病童知道字詞發音,但說話時不能控制。「發每一個音時,肌肉移動的位置、速度和力量都有不同。若這些地方有偏差,些微不準確的話,發音已差好遠。」患者聲母韻母都會錯,而難以發音準確的話,變相難以與別人溝通。

    一般發音障礙的小朋友,治療師可觀察出其錯誤的規律,如一致地發錯所有「時」音。但對失用症的小朋友來說,發音錯誤會不停有變化。「他們今次可能不能控制嘴唇移動的速度,下次錯力量,再下次又錯速度,每次都不一樣,比較複雜。」Eddy指,這正正增添了治療師診斷的難度。

    英國、美國、澳洲、加拿大等地都有不少兒童言語失用症的研究。從研究得知,兒童需達3歲,有一定言語能力才可斷症,而一般會有3種臨床表徵:

    1)發音錯誤規律不一致。
    2)說話斷斷續續:平常人能連貫流暢地說一組字詞,但患者會分開讀,一個個字斷開,較多停頓空間。
    3)語調、高低音不明顯:說話語氣平坦,會有聲調錯誤。字詞跟粵語六聲會有錯配的情況,聲調像外國人初學廣東話般。

    外國發展了多套療程應付兒童言語失用症。但英語以外,在廣東話或國語市場中,資料就少很多,治療師要靠綜合外國技巧再實踐。一部分的原因為失用症比較罕見,範疇窄,故香港的言語治療師未必對此有較深入的了解。有見及此,Eddy在2014年讀碩士的時候,便着手研究一套廣東話兒童言語失用症的療程。「常常套用外國的技巧,但又是否有效?故我一直想做研究,建立一套療法,幫助廣東話兒童言語失用症的小朋友。」

    研究當中,Eddy提倡的治療方式針對發音,小朋友需參與一連6星期,一周兩節的課堂。45分鐘的課堂分兩部分,一為反覆練習個人化字詞,二以牙牙學語形式,讓小朋友習慣說更多音節。

    「失用症的小朋友需要好密集的練習,治療概念為希望他們熟習發音,套用運動學習法則,如打網球學揮板,你必先要重複做這個動作很多次才做到。」由於失用症患者的發音錯誤沒有特定規律,故即使這節課學到某個發音技巧,他也未必能套用至其他同聲母,或韻母的字詞上,故Eddy提倡高密度練習,令患者習慣該單字的發音成自然,從而改善情況。「對他們來說,每一個字都要練。」

    言語治療師既與家長溝通,又會觀察小朋友的生活,組成一套個人化、具功能性的日常用字。先選10個字盡量練,並定時分析這組字是否仍是患者的常用字,高度配合其生活。

    另外牙牙學語的部分,以簡單發音練習訓練協調,助患者習慣說更多音節。不少患失用症的小朋友,回答任何問題時,慣性只回答一或兩個音節,難以令人理解其意思。「多說幾個音節,即使發音不準,起碼能猜得到。一句句子由許多音節組成,訓練正協助他說長一點。」如單說一個「巴」音,未必知道他想表達甚麼,但若多一個音節,或能猜到患童指「巴士」還是「爸爸」。

    Eddy的研究找來兩名患言語失用症的兒童,透過觀察、分析,以及大眾對患者治療前後的評分(如發音清晰度、準確度等),發現有明顯改善。5年間,他幫助了約十數個患者,療法尚在持續發展當中,望能讓更多治療師使用。

    縱使3歲才可確診,但家長亦可於3歲之前留意初步徵兆,如子女1歲前不太說話,或不能發元音(Vowels)。黃震浩說:「一般在嬰孩階級,小朋友已會有些『BB話』,但失用症的小朋友沒有,也不說話。」Eddy亦指,若家長懷疑子女有問題,應盡早求醫。「雖然兩歲前未能斷症,但可先持續做一些練習或治療,從旁觀察他是否出現病症的臨床表徵。」

    若確診病症,家長可將治療融入生活,並學習訓練技巧,加強日常練習。長時間訓練同一個字會悶,可嘗試以不同問答形式引導子女回應,避免要求子女不斷重複模仿。另外可用視覺和口語提示,提醒子女咬字或發音時,嘴部開合的應有姿態。拆細學習過程,讓他們易於學習。「最重要是有耐性,因為治療時間較長,非服藥式立即見效,要預留時間讓他們慢慢進步。另外要細心聆聽小朋友想說甚麼,他們知道自己想說甚麼但說不了,會感挫敗。」

    《香港經濟日報》

    最近瀏覽

    人氣銷售